【OCAT深圳馆|活动回顾】与硅谷创客、迪士尼造

2018-06-02 00:00

原标题:【OCAT深圳馆|活动回顾】与硅谷创客、迪士尼造景师聊创造

OCAT深圳馆“西蒙·丹尼:真·万众创业” 系列公共项目之六:与硅谷创客、迪士尼造景师聊创造 于2017年6月28日(星期三)19:30-21:40在OCAT深圳馆图书馆举行。

现从现场记录的文字内容中编辑节选出精彩的部分,分享给大家。

弗兰克·科恩(Frank Cohen):硅谷创客及发明家

塔利·哈迪(Terri Hardin):迪士尼造景师

李大维(David Li):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主任

李大维: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OCAT深圳馆一起举办这个活动,这很难得。因为在过去两三年,深圳的国际定位、国际形象都有了很大的改变,包括这次在OCAT举办的西蒙·丹尼的展览——熟悉的华强北被搬入了高大上的OCAT。

这次有两位来自于美国的朋友,一位是弗兰克·科恩,他是在硅谷的创造家,另外一位是塔利·哈迪,她是迪士尼的造景师,幻想师。他们在合作一个项目,同时也跟深圳在地的设计师合作。我们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邀请弗兰克和塔利做一个公开的演讲,谈谈他们的产品设计理念、过程和心路历程,也谈谈他们在专业上走过的路。

弗兰克·科恩:我来自美国加州硅谷,曾经在苹果等多家科技公司任职,负责软件设计,之前做过的一个主要产品是测试手机应用的软件。过去的8年里,我都出席了加州的创客节,惊讶于那里还尚未出现软件产品,其他产品在互联网上也没有得到延伸,相互之间缺少关联,所以作为一个资深的软件工程师,我希望将这些软件带入创客项目,让它们跟互联网科技做一个融合。于是我就建立了一个网络,将一些处理器放在网上,之后再找一些艺术家和设计师来加工和改良我这个项目。朋友向我介绍了迪士尼造景师塔利·哈迪,塔利当时跟我说,她跟她老公也在创业,她购买了人生第一台3D打印机,目标是利用3D打印机做一个雕塑,生产大概100个设计品,对外出售。

我当时想做怀表。塔利看到我给她的东西时也很感兴趣,于是我们便达成了一个共识——我可以教塔利怎么做3D打印,她教我怎么做设计。

我们把怀表装在里面,塔利负责外壳的雕琢与塑造,当她把成品给我时,我简直爱不释手。因为我一直是个软件专家,工作就是对着屏幕,设计出来的东西从来不能让我放在手里把玩,但是对于塔利·哈迪来讲,这个事情再正常不过了。我觉得我们俩之间的组合非常完美,并希望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。虽然做这个盒子和怀表的成本可能还不到10美金,但最后的售价是129美金,利润空间是90%。去年圣诞节我们生产了1000个怀表,而且全部卖完了。

产品实物图;图片来源:嘉宾

这是我们生产的另一个样品。可以里外都有图像,也可以将塔利·哈迪的一些二维的设计镶在塑料上。

对于软件,如果要加快项目的进展,花钱请这方面好的工程师就行。但现在的情况是传统生产,从做雕刻到批量生产,没有捷径。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一个解决办法,会把它做成开源的方案,跟大家分享我们的成果,让像塔利这样优秀的艺术家的设计进入市场,并能够迅速的进行小批量设计生产。

弗兰克·科恩于活动现场;图片来源:OCAT深圳馆

提问:这个项目跟您过往作为一个软件工程师的背景有什么关系?

弗兰克·科恩:我认为软件的发展是一个进化的过程,而现在已经深入到了服务产业,比如像微信、脸书,都是一些软件给消费者提供服务的例子。接下来,我认为将会从提供服务步入可穿戴设备时代,我们手上拿的手机,可以做的比以前的电脑更强大。展望将来,迟早有一天我们不会每一个人都带着一个手提电脑。大家看一下周围,可能50%的人都会戴眼镜,正是透过这些可穿戴设备,除了现实情景之外的图像也可以直接在我们眼前投射。

像脸书、苹果公司中的软件工程师都在准备去面对这个转型,想要设计一些能够搭载在新的主体上使用的软件。这些新的发明设计,将这些服务转移到增强现实的目的上,为此需要工程师做很大的跨越。又比如西门子、索尼这些大企业,它们接下来都在往这个方向走。而在座的各位可能都会投身于这个大趋势里,大家都要去发明一个新的服务。之前我提到的创客节里的产品,很多时候都跟硬件有关,那软件到底怎么介入?

我觉得成功有三个要素,硬件、软件还有好的故事。不光要找一个优秀的硬件专家,也要有一个好的叙事者、艺术家来协助。

塔利·哈迪:我来自美国加州,是美国的原住民。首先请大家看一下我的头发,它非常特别,这就是一个黑人男子跟白人女子爱情故事的见证。我的父母相爱的时候,正是美国民权运动非常旺盛的时候。

塔利·哈迪于活动现场;图片来源:OCAT深圳馆

塔利·哈迪作品;图片来源:嘉宾

为什么我要谈我的背景?因为在座可能很多都是创客,这就代表你跟身边很多同事和同龄人不一样。你们应该对自己与别人不同的个性而骄傲。我知道与别人不同是非常困难的,但是作为一个迪士尼的造景师,跟别人不一样是必须的条件。

提问:可以谈一下你是如何发挥你的想象力,从而创造出一个好产品吗?

塔利·哈迪:我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来自内在的感受,这个内在的感受会转化成一种冲动。我觉得只要怀揣着自由与自信,就必定会成功。这是创客必须要拥有的一个本能。跟弗兰克合作,我会问他希望这个人物到底长什么样子,他们有什么想法,在做什么。问很多问题,搞清楚这些细节才做下一步。

拥有跟弗兰克·科恩一样软件背景的人,都长期盯着充斥着“0”与“1”的屏幕。他们可能会设计很多不同的形状,有3D的、2D的,但他们没有亲手触碰过、感知过这些物件。

当我帮弗兰克设计这个原型时,所有的概念和设计都源自弗兰克,我只负责雕刻。这种跨界的合作,跟我迪士尼造景师的背景有关。我非常喜欢大家齐心协力共事,虽然我们都有自己的脾气,但在合作的时候不会那么讲究谁的功劳或者贡献比较多。

塔利·哈迪作品;图片来源:嘉宾

提问:作为造景师,需要克服的最大困难到底是什么?

塔利·哈迪:是作为一个女性。迪士尼很多时候不会派女性员工去现场工作,但对我来讲,我一定要告诉工作伙伴,我们是对等的关系。作为一个创客社群,应该时刻保持团结,因为大家最终的目的都是希望能够改变这个世界,让它变得更好。

提问:您作为迪士尼造景师,具体日常工作是怎么样的?

塔利·哈迪:我30岁加入迪士尼,现在升格为造景师顾问,已经60岁了。以前我当员工的时候非常忙碌,每天八点准时上班,而现在是弹性自由的合作关系,他们有事情就打电话给我,问我有没有空帮忙。我会跟对方讨价还价,直到满意。

刚入职时我问一些老的艺术家,到底怎么样能成为一个艺术家。一般的回应是你要念书、画画,不断的磨炼你的技术来提高。我的经验是一定要将你的作品变得可视,才会有机会得到赏识。

提问:我非常欣赏您作品的主题和概念,请问您下一步的计划是怎样的?和这次来中国的计划有关吗?

塔利·哈迪:我这次来中国是希望在技术上找一些协助,也做一些前期的研究,同时跟这边的合作方有更充分的沟通。

之前帮迪士尼工作,但是最终著作权还是属于他们,这样对于我来说还是不能满足。我希望设计出完全属于我的作品,不光为了挣钱,更是为了能够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。如果我们的经历能够鼓舞其他人继续坚持的话,我会非常感动。

李大维:这个时代,大家都有很多创新跟创作的机会。往前走,后面有全世界羡慕的深圳的资源,前面有像弗兰克·科恩跟塔利·哈迪这样的好朋友一起前进,这是一种荣幸。

李大维于活动现场;图片来源:OCAT深圳馆

活动现场;图片来源:OCAT深圳馆

活动现场;图片来源:OCAT深圳馆

活动现场;图片来源:OCAT深圳馆

● ● ●

OCAT深圳馆成立于2005年,位于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内,是OCAT馆群的总馆。作为馆群中成立最早的机构,OCAT深圳馆长期致力于国内和国际当代艺术和理论的实践和研究。从开创至今,一直围绕着艺术的创作和思考而展开其策展、研究和收藏工作。

地址:深圳南山区华侨城恩平街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南区F2栋OCAT深圳馆

开放时间:10:00 - 17:30(逢周一闭馆)

网站:http://www.ocat.org.cn/index.php/home

微信公众号:OCAT深圳馆(ID: OCATShenzhen)

微博:OCAT深圳馆

Instagram:ocatshenzhen

Facebook:OCT Contemporary Art Terminal - OCAT Shenzhen

__________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 阅读 ()
分享到:
收藏
相关阅读